Ti 6冠军护国神翼DOTA站队Wings专访 | 我们很不一样

作者: admin 分类: 主播综合资讯 发布时间: 2021-04-06 14:20
【导读】:两周前,来自重庆的Wings战队在西雅图钥匙球馆捧起了Ti 6不朽盾,守护了双数年西恩刀塔的光荣,CCTV、团中央等官媒争相报导,1时间Wings成了超出电竞圈的明星团体。上周,我们和wings的队员们共同度过了1个愉快的周末,对全队进行了全面的采访,他们告知了我们许多你不知道的事儿…… “当时优势已很大了,而且能杀就杀嘛,不能杀死再说嘛。” 这是记者问shadow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跳到对方高地时shadow的回答。出乎大家的意料,这决定性的1刻竟是这样的没有精准计算也没有过量的思考,这就是我们的Ti6刀塔冠军,很不1样的冠军。 8月20日,1个周6平常的午后,重庆阳光充分,高温逼人,是名不虚传的“火炉”。大部份市民都选择在家里敷空调,街上少有行人。但重庆天地的19画廊里却济济一堂,人们的交谈也显得很小声。在这里刚从西雅图凯旋的Wings战队正举行着粉丝见面会,不大的房间里4百多个粉丝和10几家媒体静静地等候着英雄们的出场。 当主持人请出5位大男孩登场的时候,全场掌声雷动,喝彩声此起彼伏。很多粉丝热忱地高喊着“Wings!Wings!”、“CN DOTA Best DOTA”表达自己的酷爱。这是Wings的队员们自西雅图归来后第1次在国内媒体前露面,相比两个月前在华西村的情形,经过大赛洗礼后的他们脱去了羞涩和忸怩,显得成熟慎重了许多。 Ti 6冠军护国神翼DOTA站队Wings 签名活动是现场的彩蛋之1,粉丝们心满意足地让队员们在自己的衣服、钱包、手机乃至是Ipad上留下了痕迹。而在媒体发问环节,Wings众人详细地回答了诸如夺冠心情、临场反应、战术选择上的诸多问题,惟独对未来发展这块含糊其辞,不置可否。这不由让人异想天开,有传言说某俱乐部开出高价试图挖走跳刀,Y队也曾在微博上流露自己很想去进修学业……夺冠后的Wings在“后Ti时期”将何去何从? Ti史上很多战队在夺冠后很长1段时间内可能由于心态膨胀,或是队员转会等客观因素,在很长1段时间内成绩委靡,失去目标,连紧接着的秋季赛都不能入选。虽然他们对未来的何去何从缄口不言,但他们明确地说会继续在1起打比赛,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这话1出,让小编不由期待起下1次Ti的卫冕。 虽然说目前并没有哪1支战队乃至哪个队员能卫冕Ti冠军,这很是玄学的现象被称为“Ti魔咒”,但这其实不影响我们对Wings的信心。让我们来看看5个大男孩夺冠的心路历程吧,然后你会知道Wings不单单是牛逼和打团好的战队。这个冠军来得正是时候,卫冕也是值得期待的。 ❶ 不被“1轮游”就好 8月的西雅图气候宜人,风景如画,位于哈里森大街的钥匙球馆(Key Arena)也迎来了它1年中最繁忙的时刻。钥匙球馆1直是西雅图最重要的运动场馆,可容纳1万6千人同时观赛,在西雅图雷霆队主场时期,它有过1段非常光辉的历史。但随着雷霆队在08年改签俄克拉荷马,钥匙球馆渐渐低调。直到2014年V社钦定它为Dota 2最大范围赛事Ti的线下赛馆后,沉寂多年的它便成了众多刀塔迷心中朝圣的所在。 Wings与Dota之乡的第1次密切接触却不怎样顺利,在7月31日到达西雅图后,队内的主力跳刀和2冰前后得了当地留学生最容易得的小沾染病。虽然粉丝及时送去了国内带去的药膏,但是不见起色,终究他们还是决定去医院解决。 “当时真是吓到我们了,如果这个病没治好肯定会影响比赛,毕竟临时换人还需要磨合。”wings战队的经理江总这样说,“刚开始我们去公立医院,但由于没有医保,费用都超过了1千美金。好在后来选择了相对便宜的诊所开了药休息了几天便好了。” 当Wings正在为适应新环境而努力的时候,国内的刀塔战队也纷纭踏上征途。Newbee和LGD的宣扬片1经播出,便点燃了1片,国内外的焦点也都放在了他们身上。比起夺冠热门的Newbee战队,Wings则显得有些默默无闻,即便他们刚拿到了TS5的冠军,很多菠菜公司和Liquid官网也只是预测他们将拿到第4名。 “其实我们很早就呆在美国了。”江总告知记者,“当时我们刚刚在洛杉矶结束了TS 5的比赛没有回国,而是选择留在当地继续训练。这样可以保证队员们的竞技状态,提早适应环境。”少了很多媒体和粉丝的关注对Wings而言却是1件好事,全部训练少了打扰和紧张,张弛有度。江总说,当时他们租了1个Airbnb,78个人住在1起,白天训练,吃好饭后大家散漫步,晚上聊聊天,“感觉心态很好,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紧张。” Y队私下告知记者,在TS 5赢了以后,他们还在两位当地粉丝的带领下去LA环球影城逛了1圈,“那天我们大家都玩得非常开心。” 就在这样轻松的环境下他们开始了Ti的征程,但是在比赛之初他们就遭受了挫折——在小组赛第1天与年龄霸主OG堪堪打平后,他们却意外得输给了TNC。好在以后慢热的他们终究适应了节奏,进入了胜者组的厮杀。面对卫冕冠军EG在推特上“Wings:You are the next”的挑衅时,他们不声不响,打出了漂亮的2:0将EG送进败者组。在兄弟战队1个1个被淘汰后,Wings扛起重担,单枪匹马地杀进了4强。 EG在接连淘汰中国战队后视图在推特上带Wings的节奏 Wings赢了比赛后反击 当时很多粉丝把守卫双数年西恩刀塔光荣的希望寄托在了Wings身上,但第1次参加大型赛事的他们仍然不被主流所看好。在最后1支中国战队Ehome被淘汰后,海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恳切地希望粉丝不要给Wings太多压力,“他们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能走这么远吧,赛事已到了这个阶段,让他们享受好好享受比赛就行了。” “当时中国战队只剩下了我们,讲实话我们还是很有压力的。” Y队告知记者,“我们赛前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尽力,不要1轮游。当时已完成得很好,但当时内心深处对成功的渴望却渐渐蔓延开来。” Ti 6冠军护国神翼DOTA站队Wings
WingsTi6夺冠举盾 守护了双数年西恩刀塔的光荣 “今天你取得的成绩不是你收获了甚么,而是你种下了甚么。”在比赛期间Wings常去附近1家中餐馆吃饭,饭后的小饼干里常有荣幸签,有1天他们便抽到了这句话。“当时看到其实还蛮受鼓舞的。” Y队说,“现在看来我们种下的1切努力都没有白费。” ❷ 野门路战队踏平西雅图 位于重庆万象城的壹东方号称全国范围最大的网吧,全场具有超过1000台电脑。晚上10点,当记者来到网吧,这里早已经是济济一堂,放眼望去,几近全部都是英雄同盟的玩家,4周的墙壁上贴满了英雄同盟和守望先锋的海报,大部份正在宣扬的网吧活动也是有关英雄同盟的——在这个中国西南山城的电竞文化中,DOTA占据的比例几近微不足道。
重庆本土刀塔文化淡薄 网吧里海报都是英雄同盟的 2014年,当Wings在这里成立时,可能谁也难以想象,从全国各地的网吧里征诏草根选手的菜鸟期成长成为捍卫西恩刀塔的“护国神翼”用时不到两年时间。 光荣降临的速度乃至远远超过这支战队本身的成长,自半个月前取得Ti6总冠军以来,目前Wings官方微博累计粉丝数为9万,相比之下更加人注视的NewBee俱乐部粉丝数已临界50万,除DOTA外旗下还包括英雄同盟、CS:GO、守望先锋等几近目前线上所有主流游戏战队。 2016年4月25日,Wings在ESL one马尼拉站决赛中3:0击败了Liquid,取得了ESL的冠军,第1次为外界广泛认知。两个月后,在被公认DOTA福地的华西村,他们摘得桂冠,开启了战队历史上第1次通往西雅图的征程。 Wings在华西村Ti 6中国区预选赛上拔得头筹 率先出线 相比对NewBee等传统豪强的赞誉与期待,外界对这支年轻的战队却贬褒不1。在华西村的比赛之前,他们乃至刚刚在马尼拉春季赛上被CoL战队“1轮游”打回了家。不同于传统强队在BP时的反复考虑体系,甚么阵容都敢选的他们被称为“野门路战队”,即便在Ti赛场也不例外——在第5场比赛里他们居然选出了210个完全不同的英雄,而在对阵DC的总决赛第1局中他们居然在最后1手点出屠夫来克制对面的虚空假面,这样精彩的1笔使得他们即便最后输掉了这局仍然赢得了满堂彩。有传言称第1局比赛结束后,V社总裁G胖曾进入玻璃房,提示他们“醒醒吧,不要练野门路了,这可是Ti总决赛”,这才使得他们在后面3把当选出了较为常见的阵容。 对他们的“野门路”,有人说是由于他们年轻,所以初生牛悇不怕虎,也有人调侃说是由于他们是重庆的战队,辣火锅吃多了自然也感染了泼辣的气质,但大部份人还是将其归功于队员的英雄池深,绝活海广,会玩的多,所以很难被针对。 跳刀跳刀今年24岁,已是队伍里的“尊长”了,从6.59这个版本就开始玩DOTA的他正处在职业生涯的黄金阶段,因善于乞求者这个英雄而有“卡尔王”之称。在6.88的新版本推出后,白虎被加强了,因而我们在赛场上看到了更多白虎的神箭和恰到好处的“战友们隐身”,大家都说,“只要看到跳刀拿到了卡尔或白虎,我们就看到了成功。” 跳刀是Wings战队中最老的“尊长” 非常慎重 相比跳刀的“老资历”,Shadow只有19岁,虽然在小组赛上发挥有些起伏,但终究在总决赛以1场20杀0死16助攻的虚空假面向众人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在比赛中他是全神贯注全力拼搏的职业选手,但在生活中他也是个疼爱女友的好男人。 在采访中,Shadowb表示在赢得比赛后第1时间与女友分享了喜讯,比赛取得的奖金也要拿出1部份给女朋友买礼物,剩下的留给家里。 “1直以来由于训练我们都聚少离多,虽然平时很少见面,我有时候会有所怨言,但我从不后悔和他在1起。” 女友也告知小编,这些年来她1直在鼓励着shadow寻求自己的梦想,不要放弃。“如果他遇到烦心的事情,我都会帮他开导,告知他怎样解决。有时候他累了,就会看看动漫,和我聊聊天。” shadow女友还自豪地跟小编说:“当年我带着shadow和我的朋友们见面的时候,我都和他们说shadow是刀塔天才少年,他们全都不信。现在...你们信了吧!” 刚刚在西雅图过完18岁生日的Y队是目前Wings最年轻的选手,来自江西景德镇的他虽然只有18岁,却有着超乎同龄人的头脑,是wings的灵魂BP手。由于对游戏的兴趣远远超过了对学习的兴趣,开始了自己的刀塔夺冠之路。他在展开职业电竞选手生涯的初期也遇到过父母的反对,最后终究说服了他们,小小年级孤身来到重庆追寻梦想。 Faith_Bian曾与跳刀1起在DK战队担负临时替补,与“燃烧哥”B神同队。在Wings夺冠后,B神第1时间在微博上PO出了1张PS神作以示祝愿。在这张图片中,Faith_Bian与跳刀坐在电竞椅上全神贯注地打着比赛,B神等人1脸羡慕地站在他们身后盯着屏幕看。而在几年前情况却截然相反。当年站在B神背后的小朋友已问鼎世界冠军,1代新王换旧王。很多粉丝在感慨英雄迟暮的同时,更多地为Wings的成长而欣慰。 今年仅20岁的iceice2冰已在队里排行“老2”了,具有多手绝活的他让Wings的阵容更加多样化,在冬季赛转会浪潮当中,iceice选择了坚守Wings,兄弟DOTA,成绩了Wings。希望明年能和wings的兄弟们1起拿到Ti的卫冕冠军。问到2冰拿冠军的时候心里在想甚么,他忸怩1笑,不太好意思地说,“我当时只是想,还好没让EG把卫冕冠军给拿了。” ❸ “我们和其他俱乐部不1样” “本身的努力肯定是非常重要的,除此以外,全部Ti6赛事进程中,遇到的对手和赛程等1系列的事情都成绩了这1次的夺冠。”谈到Wings的这1次Ti6 ,战队经理江总坦言,运气的成份亦包括其中。 Wings夺冠,外界评论把他们的成功归因于俱乐部的严格管理。此前曾探访过战队基地的重庆当地媒体的报导曾介绍说,这支年轻的战队的训练方式是“半军事化”的——每周训练6天,每天训练10小时,不准吸烟饮酒,不准带女朋友到基地,每晚12点半前必须睡觉,还要保证每天最少1小时的体育锻炼,由于俱乐部管理曾认为,充足的体育锻炼也能够保证战队在现场比赛中不会由于体力问题而影响发挥。 江总则对这样的描写有点不以为然。明显,相比诸如“半军事化”这样的词语,他更喜欢用“同等”、“关爱”、“family”来形容队内的氛围,“毕竟大家每天生活在1起,朋友间相互支持,彼此信任,之所以能在Ti的舞台上走到最后也是和团队配合分不开的。” “吵架肯定也会有,但都是在游戏上面的问题。” “打的不好时怎样办?那还是以交换为主,由于打得不好不是说他们不努力、不刻苦,而是可能其他方面出了问题,这个时候不是骂就有用的,而是和他们交换那些方面出了问题,然后1起把问题解决掉。我们的管理不是说我是老板,你是员工,而是同等的,我们(管理层)是作为他们的朋友,来服务他们的,最重要的是他们能提高成绩。” Wings另外一个广受DOTA迷好评的特点是他们全部队员都不开直播。这在目前国内几近各线战队内都异常少见的,毕竟在训练之余开开直播,“1来调解1下枯燥的训练节奏,而来可以赚得单纯靠比赛没法积累的名声和外快,何乐而不为呢”,这已然成为国内电竞圈的普遍“共鸣”了。 本次Ti6的夺冠热门Newbee,队中包括船胖、卡卡等人对直播的热中程度给水友们留下深入印象,Ti6溃退后,关于Newbee的最大质疑是训练时间和管理出了问题,就连战队高层也1度在微博上发表言论称Newbee的确孤负了大家的期望。 与时刻需要在调和队员直播和训练管理中焦头烂额的Newbee管理层不同,江总坦言,俱乐部管理层乃至历来没有在这方面操过1点心。“不直播实际上是队员们提出来的,没有甚么特别的缘由,就是不想做。对我们来讲,1路走来打DOTA的初心本来就不是为了钱。”Y队这样告知我们。 “每一个队员都非终年轻,加入俱乐部时的年纪就更小了,他们非常单纯,只是想好好打比赛,Ti是他们的梦想。另外一方面,正是由于在重庆的缘由,我们跟上海的很多圈子里的事情没有很多接触,因此也少了很多干扰,队员们把每天的训练当作兴趣去做。”江总坦言,相比主流战队云集的上海,缺少1流正规职业俱乐部的西南虽然在文化上欠缺DOTA氛围,但气质上则更纯洁1点,“这让我们与其他俱乐部都很不1样。” Wings确切是各大俱乐部中的1股清流。由于早先没有LoL分部,ACE其实不接纳他们,他们也鲜少在大赛中露脸。很多网友评论这是件好事,“少蹚浑水、努力追梦的Wings才是我们最爱的。” 起飞吧!Wings!
看美腿美足到知足直播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